thefloatinglife

分则各自为王,合则婚礼现场

【白宇朱一龙】欲与念 第三章


第一、二章链接


http://thefloatinglife.lofter.com/post/1cbbe427_ef3d2883




预警:人物重度OOC,可以看作顶着两人名字和部分性格的平行宇宙文。


这一章节有点少,可能想到还会扩写一下。主要就写两人谈恋爱了,剧情进展不多。






第三章

导语:爱如同山顶火,照亮四方。所以你的名字,叫做明亮。你是沐浴在爱河里的孩子。


白宇目前的日程安排,除了在苏州补拍之前一部电视剧的若干场景,主要时间就用于分析即将开拍的电影《明亮》的剧本。夏天毕竟快要结束了,而他九月底就要进组拍戏。


苏州的日子过得悠闲。他不由得感叹身为一个小演员的好处,不必像一些流量一样四处接商业活动,也不像一线大咖那样片约多得没完。


他得以在工作之余关心一下自己的生活,而现在的生活中,似乎多了一点念想,这点念想长着一张精致温柔的面孔,微微一笑便如他眼下所在的烟雨江南。


说到这个,他心里一动,想着若是龙哥此时此刻和他一起在水乡,夜晚躺在船上,听着河水两岸评弹小调,那该有多美。


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手指给心里的人发了一条短信:龙哥,你睡了吗?


熟悉朱一龙的人都知道,他常年失眠,不到夜里两三点不能入睡。他自己知道这心魔源于何处。他曾经以为,这样孤独清醒的夜晚将绵绵无尽,日复一日他只能自己硬捱过去。


所以夜晚十一点他还在阅读文献的时候,手机屏幕一闪,进来一条短信,他的心似有感应地漏跳一拍,仿佛知道那是何人。


果然,就是这段时间对他十分热络的白宇。


以他的阅历,可以看出这个青年对他的热情似乎超出了同事或者朋友的范畴。


他也不知道是不是现在的九零后都这样直接。白宇还在Z城的时候,几乎每周都要来找他,虽然在一起都是讨论剧本为主,可这青年每次都要带点小礼物,虽说都是小东西,但诚意满满,什么白宇出外景买的当地手工艺品,白宇自己写的扇面,白家妈妈卤的鸡爪…


自从朱一龙无意间透露自己爱吃火锅,白宇更是挖空心思带他去本城最有名的火锅店,两人一起涮羊肉,好不热乎。


从前,并不是没有男性这样追求过他。他本身性格被动,内敛好静,会给人一种好欺负,好驾驭的表象,但他内里却是个犟种。不认可的人,再怎么穷追猛打、纠缠不休,他也断然不会给对方哪怕一个笑脸。


但他总感觉这个叫白宇的青年是不同的。他对待自己的方式,并不像往常那些男人那样充斥着浑浊的欲望和狩猎的野心,而是克制而尊重,甚至达到一种敬慕的程度。


他每次说话,白宇总是看着自己,时不时点头,很谦逊地提问,有时候问题会有些孩子气。


他知道白宇不是这个圈子里的人。他甚至无法将他归类为他遇到过的任何一种男人。


因为白宇身上那种纯粹的少年意气。这几乎令他着迷。


“我没睡。睡不着。” 他回了一条短信。


下一刻他的手机响了,显示联系人“白宇”。


“喂,龙哥?”


“欸。”

“你猜我在哪儿?”


“猜不到啊。”


“我在船上,两岸都是灯火,河里的月亮晃啊晃,你要是在这,一定喜欢。”


“龙哥你睡不着吗?我给你唱首歌吧好不好?”


“好啊,我听着呢。”


“河上的月色,异样的明朗,我对着它想念,想念我的情郎……”



白宇的歌声,温柔清朗,好像真的随着那透过窗帘的月光,缓缓流淌到他面前,拿一腔子殷切的情意勾起他百转柔肠。


这首歌是1942年老上海歌后白虹的成名曲,而白宇是个怎样的青年呢,竟然会唱这样古旧而深情的歌,而他朱一龙,恰恰有着怀旧情结,这首歌竟能带他回到少年时代,故乡郊野,天上星月灿烂,彼时他方,也有这样一条河。



那天晚上朱一龙意外地一觉睡到天明。好久也没有过这样香甜的睡眠了。


然而醒来后他忽然想到一件事,赶紧给白宇发了条短信。


“白宇,演心理疾病患者太容易受影响。你和我聊了有些时候了,想必也知道这点。如果你不愿意继续,我可以和江导说说。你出道才四年,出戏入戏的经验毕竟有些不足的。”


说完了他又有些忐忑,虽说他真是一番好意,但这样说,会不会伤到对方自尊心。


他继续埋头文献。过了约莫一个小时,手机才响起短信提示。


朱一龙忙不迭拿起来看,只见上面写道:龙哥,我记着你对我的好。但你别挂念我。自古华山一条路。我既然选了,就不会回头。”



朱一龙哑然失笑。自己怎么年纪大了反而畏首畏尾起来。他早该知道,这青年心里有的是爱和光明,即使真的一脚踏进黑暗里,想必也能照亮一片天地吧。

评论(14)
热度(87)

© thefloatinglif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