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floatinglife

(˶‾᷄ ⁻̫ ‾᷅˵)主要探索平行世界的各种可能性

【白宇/朱一龙】欲与念

第一章链接


http://thefloatinglife.lofter.com/post/1cbbe427_eec345b3



预警: 人物重度OOC,可以看作顶着他俩名字和部分性格的平行宇宙文






第二章



导语:全国有1.5亿抑郁症患者,抑郁症往往伴随强迫症,焦虑症,且目前药物无法根治,你只能与它共存亡。



白宇接到剧本的时候,心情是有一丝沉重的,剧本的开头是一篇科普报告,讲述国内心理问题患者的生存状态。



他要饰演的翟明亮,是一个表面阳光开朗,才华出众,内心悲观厌世,自卑阴暗的人。这是一个强迫症患者,并伴有轻度抑郁症。然而二十三年来,翟却是在不知道自己有精神疾病的情况下学习工作与生活的。

然而当他因为心理问题发作而失去工作之后,不得不走进精神病医院,认识了当时在那里做义工的女孩小娉。小娉想要出国攻读心理学学位,来当地医院做义工,协助医生做心理疏导,来积累经验。



第一眼看到翟明亮的时候,小娉就爱上了他的笑容。

随着与翟的交往深入,小娉发现他一方面充满着想要把自己变得很好的激情,追求知识、追求进步,另一方面,他却疑虑重重,杯弓蛇影,尖锐刻薄……



“啊!”白宇把剧本盖脸上,后仰着头。“迷路了,掉队了,恐慌…”朱一龙的话在他耳边响起。



对了,他记得对方说那句话时候的神情,像在回忆什么似的,并且整个人一下子蒙上一层阴郁的薄霭。



朱一龙,男,30岁,Z大心理学专业副教授兼心理咨询中心主任…A国海归…好像也去过M国读学位…



这些信息在他脑海里回闪。都是些官方信息,对他了解这个人没有多大帮助。但是问题来了,他俩顶多合作关系,为什么想要了解这个人呢?



算了。不想了。白宇决定放纵自己。他打开谷歌,用对方名字的拼音搜索,翻找着多年前的消息,大多数是对方参加学术会议或者发表的论文。但他翻到几十页以后,陡然间注意到一条多年前A国的新闻:“性侵案?!”



他打开那链接,快速浏览一下,发现是在A国留学的中国学生朱一龙将其选修课导师以性侵罪名告上法庭,判决结果是罪名成立,该导师被解聘并监禁二十年…



他的心里如同炸开了一个晴天霹雳,A国的留学生性侵事件频发,这个他略有耳闻,排华氛围浓厚,很多受害者并不能伸张正义。



朱一龙在他看来是那么温文尔雅的一个人,笑容也那么温暖,却遭遇过这样的创伤吗?虽然刚认识,但白宇忍不住痛心。尤其这种事发生在男性身上,受害者很难启齿,朱一龙能有勇气将罪犯告上法庭,已经是莫大的勇气了。



白宇想,如果是他,还很难说有这样的勇气。朱老师看着寡言少语,看来骨子里却是刚硬的。



“叮”微信发出信息提示音,白宇拿起手机,发现是戏中搭档杨蓉妹子的消息:要出来聊聊剧情吗,宇弟?

好啊。他回复道。



这部电影不好演。他真的需要跟人聊聊,到底心理问题是怎么一回事。



他走到那家常去的私人会所包厢,杨蓉和往常一样精神十足地坐那儿等他。



“蓉妹子,抱歉晚到了啊。我看了一下午的剧本。都快疯了。”白宇故作可怜地说。

“疯了好啊,你不就是要演疯子吗?”杨蓉看他那小样,怪有趣的。



两人整了点酒菜就开始边吃边聊。



“哎,我可是听说,导演给你找了个专家,还让我有空也去见见。怎么样,你见了吧,有啥收获?” 杨蓉很好奇。



“嗯……美男子。”白宇嘴里还吃着,含混不清地答了一句。



“有多美?” 杨蓉再次好奇。



“眼睛里有星光,笑容中有春天。”白宇故作油腻、嬉皮笑脸地说。



杨蓉真是服了她这个弟弟,“你不会看上了吧?”



“少拿我开玩笑。你弟弟我,纯直男。”白宇做了个鬼脸,夹起一大块红烧肉吃起来。



…少顷他们开始聊剧本,说的都是这男主角如何压抑,如何跟自己过不去,扭曲的个性简直惨不忍睹。





哎,白宇开始哀叹,自己咋这么想不开,要挑战这么一个角色呢。他一个阳光大暖男,可别把自己折进去咯。



但回家路上他突然有个想法💡。光与影是同时存在的。他真的敢说自己就如同表面那样,坦荡荡吗?比如,蓉妹子说朱老师的时候,他心里其实动了一下,想起那人的笑容,弯弯的笑眼,连眼角纹也带着风情。他一贯喜欢妹子,但对这般样貌,这般韵味,难道没有一点心动?



很难说。



而这就是,人心中不可言说的阴影了。因为,社会规范、法律、习俗的强大力量这些小心思也只能藏在阴影里,永不见光。



而这部电影的出奇之处,就是要让不能见光的东西,呈现在人们面前,让人们知道,世间百态的多样性,让这些阴影里的原住民不再受苦楚。





那个朱老师,如果那条新闻属实,且又不是同名同姓的话,那他心里到底藏了多少事。他的阴影又有多深。



“龙哥,你说,翟明亮心里明明喜欢小娉,为什么一再拒她于千里之外呢?甚至故意表现出自己阴暗的一面想吓跑他,说实话我理解不了。” 白宇趁朱一龙有空又去Z大找他,两人在校园的林荫道漫步,聊着剧本。



朱一龙和往常一样没有马上回答他这个问题,而白宇也已经适应了他这种遇事三思而后言的习惯。



“强迫症患者超我很强大,这也就意味着,他们自身会有种对完美的强烈渴求,还会放大自己的瑕疵。对自己在意的人更是有一种近乎偏执的控制欲。翟明亮希望给小娉完美的爱情,但他也知道,强迫症发作的时候自己会变得多可怕。所以,他选择强行放弃这段感情。”朱一龙的话和普通的心理咨询师并无区别,但他话里的情绪有一种真实的沉重。



黄昏🌆的光线昏暗,却衬得朱一龙的脸部轮廓格外柔和,白宇还是很难想象,这样脆弱温柔的一张脸,面对暴行,崩溃失控的样子。啊,这样不行,他老想起那桩陈年的新闻,说实话,他很生气有人会伤害这样眉目精致、行止温柔的人。但他也很好奇,朱一龙是怎么挺过来的。眼下,还不是窥探这事的时机。



所以他只是问:“我确实不了解,强迫症发作是怎样的,有那么可怕吗?”



“首先,强迫症不仅仅是主观心理障碍,更涉及大脑病变,原理不多讲了,神经系统紊乱导致患者对紧张、压力及其他各种刺激的反应异于常人。比如,语速、步速加快,还可能有一些特别的手上小动作,咬指甲、搓手等等,这个形态就很多样了,你作为演员可以结合人物经历去设计。”朱一龙的解释十分专业。



“我有点想知道,一个强迫症患者,爱起人来是什么样的。”白宇转头看他。他却发现侃侃而谈,温和淡定的朱老师,此时的眼神竟有些闪避。



那闪避只是片刻,但是白宇很敏感,他看到了。



朱一龙的脑海却不由自主闪回到过去,异域的海边那座大学,那个他尊敬、仰仗甚至依赖的父亲一样的人,对他做出了他一生也无法原谅的行为。他的爱,就是把人困在一个围绕他运转的世界里,不能有与他相异的思想和行为,而那段时间,他也仿佛被此人附体了一般,连思想都不再自由,那是一种无孔不入的控制。

于是,他向白宇解释道:“强迫症患者往往控制欲很强,他们没有安全感,所以希望他人服从自己的一切意志,来求得安全感和满足感。但往往很多患者不能意识到,这其实是一种病理表现。”



白宇开始入戏了。他想象自己是患有强迫症的翟明亮,他爱上了一个人。

然而当他想象他想要去爱、去控制的对象时,眼前浮现的却是朱一龙的脸。

他的眼睛盈盈有水光,闪避的时候会有一种脆弱,反而令人产生凌虐的欲望。

他乘飞机前往上海参加一个综艺活动,却在飞机起飞前神使鬼差地给朱一龙发了一条短信(因为他知道这位哥哥有点和时代脱节,很少用微信)

“龙哥,我去上海了。想念和你聊天的日子。”



他放下手机,准备调成飞行模式。然而没想到一条短信很快飞进他的信息列表—是朱一龙的回复。



“那以后多聊。^_^”



白宇的心里就像炸开了一朵烟花。



说到底他还是蛮有魅力的吧。白宇记得他交的那些酷儿朋友,不少人半开玩笑地说如果他不是直男那宁愿和现任伴侣分手也要和他在一起。

然而他真的对同性有欲望吗?这在遇到朱一龙之前是从未想过的事,他一直觉得自己是钢铁直男,女朋友也交往过不少。对朱一龙的绮念让他惊讶,但他一向是对各种生命体验保持开放态度的人。如果他喜欢,对方也不反对,那试试看又如何。



朱一龙一直以来过着一种心如古井无波的生活。孤独却不孤僻。有许多学生,两三知己,一项事业。然而他偶尔还是会有种无法言说的渴望。这是他生命中隐秘的一部分。他喜欢男性,作为一个性格被动温和的人,他更喜欢的是男性有力的触碰而不是女性柔软的爱抚…



他的小学同学兼多年好友彭冠英是知道他性向的,也曾热心为他牵线各种男性,但都没有结果,往往都是认识不久便成为关系寡淡的朋友。这些男性中有不少人狂热追求他,然而他知道那些人往往只为了一具皮囊,那些欲望赤裸裸的流露让他极其反感,并对这个圈子愈加失望。



跟这些人在一起,他从未感觉到安全和舒适。他心想,他们看中的是他尚且美丽的外表,又有谁愿意去探看他内心的深渊?



江导演找到他寻求合作的时候,他十分惊讶,江竟然有勇气去拍这样一部很可能完全不讨好的电影,人内心的深渊,真的经得起镜头的审视吗?



他马上就答应了,毕竟这和他的事业有着密切的关联。他一生致力于推广心理学常识,希望心理疾病的诊疗常态化,让更多遭受心理疾病折磨而自卑躲藏的人群走出阴影,而电影作为大众媒体的一部分,更能达到宣传的目的。



他认真阅读了剧本,仔细作了笔记,提出了许多修改意见。



其实他没有对白宇坦白的是,他也参与了选角。江导出于对他的尊重,让他对两个主角人选给出自己的意见。也许因为考虑到票房,江导最初属意一个拿过奖项的流量明星,白宇是作为备选方案,万一流量没档期,再考虑他。



朱一龙知道,这部电影主人公形象真不是什么高大上、酷炫拽的,而只是一个困在自己世界里的小人物。流量明星,愿意去还原这个人物并不光鲜的一面吗?



真正让他向导演推荐白宇的,是一个白宇自己发在“一直播”平台的视频。

“哎,我就是一个小主播…新手,对对对,新手主播,点波儿关注呗”

“像我们这种长相普通接地气的演员…”

“让我说一句土味情话?行,我用家乡话说呗……”



他看到一个质朴的西安大男孩,仿佛从《平凡的世界》里走出来似的。当时他就觉得,白宇一定能演好这个角色。



第二章完































评论(10)
热度(140)

© thefloatinglif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