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floatinglife

分则各自为王,合则婚礼现场

【白朱】礼物(RPS/ABO/生子)

哈哈哈哈哈哈哈可以说超级可爱了,能在写论文间隙看到小甜饼真的开心满足

江小蓠:

七夕小甜饼,一发完


琼瑶狗血天雷ooc无逻辑,请视作平行世界


ABO设定纯属为了生子方便,没有啥不可描述的东西不要期待


私设:二人在同一个影视城不同剧组拍戏


 ------------------


今天是七夕。


但对于各行各业的人来说,班还是要上,活儿还是要干。


对于白宇和朱一龙来说也是这样,像他们这样当演员的人来说,更不分什么七夕八夕了。


 


拍摄休息间隙,白宇拿起手机,就看到朱一龙的一条微信,差点一口水呛着。


—七夕你想要什么礼物?


两个人从镇魂杀青确立关系到现在,几乎都是白宇在主动,尤其是这种情人节的时候,朱一龙都会摆出一副嫌弃地表情说,两个大男人过什么情人节。


然后别过脸去,白宇就只能看到他发红的耳朵。


今天收到这条微信,白宇简直要怀疑这是朱一龙的助理搞的恶作剧了。


他想了想,打出了回复。


—宝贝儿,你就是我最好的礼物。


—毛猴亲亲.jpg


对方没回答,不知是在拍戏还是不想理,白宇觉得,后者的可能性居多。


 


不过他猜错了,朱一龙确实在拍戏,这场戏朱一龙是重头,人物还多,顶着午后强烈的阳光,走位,试戏,正式拍摄,拍了三个多小时。


终于导演喊了一声咔,中场休息。


助理递过来一瓶冰水,朱一龙接过来,刚拧开瓶盖,突然捂住了嘴。


“龙哥?”助理立刻紧张起来。


朱一龙捂着嘴呆了一会儿,放下来,冲助理摆了摆手,拿起水喝了两口。


“你没事吧?要不跟导演说,把你的戏往后排排,你多休息会儿?”助理说。


“不用,我没什么事。”


“龙哥……别逞强啊。”


“真没事。”


朱一龙说着,随手拿起手机,打开微信。


他有点苍白的脸上突然就泛起了笑意。


自从镇魂火了之后,网友们扒出了他以前的那些作品,做出了一大堆千奇百怪的表情包,这给镇魂增加了很大一波热度的同时,也顺带给了白宇又一个调戏自己的方法,他现在跟自己聊微信,几乎三句话不离毛猴表情包。


朱一龙把手机搁在一边,仰身靠在躺椅上,左手搭上了小腹,表情里逐渐泛起一丝苦涩。


那里有一个意外的小生命在慢慢成长。


前天拍戏的时候,朱一龙本来没觉得有什么不对,过了一会儿,毫无预兆地就胸口发闷,两眼一黑就晕倒了,一堆人手忙脚乱地把他送到了医院。


等他醒来,医生递给他一张单子,说:“恭喜,你怀孕了。”


刹那间,朱一龙本能地迸发出了惊讶和喜悦,可随即一闪而逝。


这个孩子来得不是时候。


 


他们在镇魂完结的那天滚上了床,两个年轻男人,一个Alpha,一个Omega,自然是干柴烈火,昏天暗地。


但白宇仍旧拿捏着分寸,没有正式标记朱一龙。


两人现在都处在事业上升期,谈恋爱这种事多少还是有些敏感的,尤其是对于朱一龙这样的Omega来说。


地下恋情一年来,他们一直保持着这样,为了避免怀孕,白宇还一直带着套。


“你不用这样,我事后吃药就行了。”朱一龙不止一次地看着白宇在一抽屉的五颜六色里翻找的时候这样说过。


“能事前做的干啥要事后,多麻烦,不是我风格。”白宇回答。


朱一龙非常感动于白宇的这份温柔,也多少也有些内疚。


他无法给白宇一个家,一个孩子,甚至一场完整的性事。


但套的安全性终究不是百分之百,Omega的受孕率又极高,不知道是哪次,白宇的小蝌蚪就溜进了朱一龙的身体里,孕育出了一个小生命。


朱一龙早就想着,干脆找个机会就公开了吧,也省的两人天天提心吊胆的,两个人本来就是本本分分的演员,也着实用不着太多的遮掩。


然而机会来了,却偏偏是在二人因为镇魂意外爆火的时候。


怎么看这都是个特别糟糕的时机,怎么看这个孩子都不该留下。


可朱一龙怎么舍得。


现在这个孩子还只是乒乓球那么大小的一团,随着时间的推移,会慢慢生出四肢,长出眼睛嘴巴,然后降临到这个人间。


他一定会有长长的睫毛大大的眼睛,看人的时候忽闪忽闪的,性格会像白宇那么活泼可爱,招人喜欢。


“龙哥,这孩子我劝你还是别要了吧,现在正是你最关键的时候……”经纪人说。


朱一龙靠在病床上,垂下眼睛思考了很久,说:“先把戏拍完吧。”


拍戏过程中确实不适合做这种手术,经纪人便没再说什么。


 


朱一龙当天的戏拍的差不多了,就没有回组,休息了一晚,第二天继续上工。


几次的拍摄间隙,他都忍不住摸一摸小腹,表情温柔又虔诚。


当天晚上,白宇约了他见面,在白宇住的酒店。


一进房间,白宇就一下子把朱一龙扑倒在了软软的大床上,抓住他的双手拉过他的头顶,把自己的头埋在了身下人的脖颈间。


从白宇第一次在化妆间相遇,白宇就觉得朱一龙是个很漂亮的人,即使在美人如云的演艺圈,他也依旧好看的让白宇过目难忘。


他有着一种干净,正统的美,接近而立之年的的年纪,成熟稳重之中带这些尚未褪去的少年之气,正是最美好的时候


而朱一龙对白宇的印象也有点特别,Alpha是带有征服欲和压迫感的,而作为一个Omega,朱一龙居然没在白宇身上感受到这些。


他有一张看起来跟年龄不太相符的,略显沧桑的脸,可笑起来却是一片阳光灿烂,他待人热情,与人交往的距离拿捏的恰到好处,让人没办法不喜欢他。


朱一龙突然就庆幸这部剧是双男主,他和自己会有大量的对手戏。


两人事后曾仔细想过,他们会最终走到一起,到底是AO的天然吸引,还是入戏太深呢?


“其实我对你是一见钟情。”白宇笑嘻嘻地说。


朱一龙惯性地红着脸低下了头,心里想的是,我何尝不是呢。


 


“三天没见了,真想你。”白宇在百忙之中还要腾出嘴来撩拨两句。


Omega的体质本身就容易动(河蟹)情,朱一龙的体质更是敏感,他的气息很快就粗重起来,把手伸进了白宇的衬衫里。


“都说为伊消得人憔悴,我这才几天不见,想你想的都瘦了,你感觉一下。”白宇说着,整个身子都压在朱一龙的身上。


朱一龙身体忽然一僵,一下子把白宇推开了。


“怎么了?”白宇疑惑。


“没……”朱一龙起身背对着白宇,不让他看到自己脸上的惊慌。


“我刚刚压了你一下,怎么这么大反应?原来也没少干过……”


“不,不是……我……”朱一龙还没想好要不要告诉白宇他怀孕了,有些不知所措。


“龙哥……”白宇突然凑过来,“你不会腰伤犯了吧?”


“啊?”朱一龙下意识地瞪大了眼睛。


无论多少次,对上那双带着点无辜的眼睛,白宇总是束手无策。


“我没事,就是刚……刚才,你挤到我腿了。”朱一龙说着,主动又吻了上去。


然后,白宇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浪费了一个套。


事后,两人冲了个澡,钻进了被窝里。


“小白……”


“嗯?”


“你想要孩子吗?”


“怎么突然这么问。”


“嗯……今天拍戏的剧本里有讨论结婚生子的情节,我就突然想问了。”


“哎呀,考虑这事离咱们还远呢,怎么,你想要了?”


朱一龙把头埋下去不说话。


“忍忍吧宝贝儿,现在不合适。”白宇揉了揉朱一龙露出来的头发。


 


为了避开粉丝和狗仔,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朱一龙就起床悄悄从酒店后门走了。


溜回了自己的酒店,修整打扮了一番,就像刚从自己的房间起床一样,跟着工作人员出门,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直到女主的老公突然来探班,朱一龙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朱一龙又摸上了小腹,如果不是两人这种特殊的境地,这个孩子也许会是一份很好的礼物。


鬼使神差地,朱一龙就拿起手机,给白宇发了一条消息,问他七夕想要什么。


他在期待什么呢,白宇还真能回说想要个孩子不成吗?


躺了一会儿,朱一龙又拿起手机。


—今天,我给你个孩子好不好?


对方没一会儿就来了回复。


—别闹了龙哥,现在要个孩子,那可不是礼物,是灾难啊。


朱一龙对着手机沉默了很久。


“龙哥,干什么呢?”经纪人接了一波电话回来。


“婵姐,我这个戏月底就杀青了,你,你联系下医院……”朱一龙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到时候把它,做了吧。”


“好的,我这就去。”经纪人见朱一龙想通了,高兴不已。


 


意外总是发生的很突然。


经纪人刚挂了电话,突然就发现自己的微信炸了,她疑惑地点开一看,瞬间从头到脚凉了个透。


朱一龙的孕检单居然被贴到了网上。


“TMD这该死的狗仔。”经纪人恨恨地说了一句,赶紧回到朱一龙那里。


果然朱一龙也一脸惊慌地盯着手机。


现在朱一龙真是风口浪尖上的人物,这个堪比核弹的消息瞬间扩散开了,几乎炸瘫了微博。


事情一下子发酵开来,人们纷纷猜测孩子的另一个父亲是谁。


白宇自然是首当其冲,随后,他身边几个要好的朋友也被波及,甚至传出了他私生活混乱,这孩子是一夜情的产物的说法。


黑子们也瞬间高潮,各种恶毒的言论一下子爆发开来。


“你别担心啊,我马上联系公关,引导这个孕检单是伪造的舆论。”经纪人说。


朱一龙不是一个没有主见的人,出道十年,他带着自己的团队在娱乐圈打拼,风风雨雨经历了太多。


遇到这件事,他当然知道该怎么处理,可他一瞬间的想法是,究竟该不该压回去呢?


经纪人立刻联系了工作室安排公关,仅仅不到半个小时,整个剧组都在议论纷纷了。


这部戏的男主悄悄跑了过来,拿着手机,一脸的不可思议。


“龙哥,这……怎么回事?”


朱一龙扭头看着他,刚要回答,一股反胃的感觉气势汹汹地直冲喉咙,朱一龙一下子窜了出去,跑到街边的一棵树旁,蹲下去吐了起来。


这应该是他怀孕以来的第一次孕吐,中午吃的东西一下子就被他吐没了,可恶心的感觉却迟迟不消退,直到他快把胆汁都吐出来了,才感觉好了点。


朱一龙吐了一身的汗,脸上全是生理泪水,精心做好的发型也有点凌乱。


周围的演员和工作人员都呆呆的看着,很多人都刷到了那个消息,他们本来还半信半疑,而朱一龙这个反应无意是彻底坐实了。


朱一龙喘了口气,扶着树站了起来,却因为蹲了太久,一阵天旋地转。


然后他就跌进了一个熟悉的怀抱。


“龙哥!”白宇急急地喊。


朱一龙缓了缓,眼前才恢复清明。


“你,你怎么来了?”


“能不来吗,我刚微信都炸了,看到这个消息我赶紧请假跑过来了。”


“你,你傻啊?你现在过来,不坐实了咱俩的……”


“可我想见你。”


朱一龙就说不出话来了。


“去车上说。”白宇扶着朱一龙去了他的保姆车。


白宇的经纪人这时才风风火火跑过来,跟朱一龙的经纪人对视了一下,都在双方的眼中读出了“生无可恋”四个字。


 


朱一龙像个做了错事的孩子一样,低头坐在那里。


“对不起。”朱一龙说。


“啊?你有啥对不起的?”


“是我不小心,才被人拍到了那张孕检单……”


“这事儿能怪你啊?那帮子狗娘养的狗仔哪儿哪儿都钻,哪儿防得住啊。”


“不,还有转机,婵姐已经联系公关了,我也联系好了医院,月底杀青了我立刻就把孩子做了,你不用……”


“龙哥,你想要这个孩子。”


白宇突然打断了朱一龙的话,用陈述句。


白宇在朱一龙跟前蹲下,摸上他的小腹:“我说你昨天怎么那么奇怪,原来是因为这个,我那会儿是不是差点就压着它了?”


朱一龙有点颤抖。


“我知道你肯定舍不得它的,其实我也舍不得。”


朱一龙缓缓抬起头,看着白宇。


“龙哥,咱俩也老大不小了,演员也是人,该结婚生孩子了。”


“可,可是……现在……”


“你说我这一直用着套,它都能来,这说明这孩子跟咱们是真有缘分。”


朱一龙的眼眶有点发红。


“我知道你顾虑什么,其实我根本不在乎,我只是怕影响了你的事业,那既然你也不在乎,我们干脆就借着镇魂的光,再蹭一把热度?”


朱一龙一下子就笑了,然后白宇起身,轻轻吻上了对方的额头。


“谢谢你龙哥,这是最好的七夕礼物。”


 


保姆车的门拉开,在场的所有人刷一下,目光都集中了过来。


白宇先下了车,然后小心翼翼地扶着朱一龙下来。


“龙哥,拍戏的时候悠着点咱儿子啊,晚上收了工我来找你。”


白宇抱住了朱一龙,对着他的唇深深吻了下去。


 


当天,微博十几个轮休的程序员正在跟女朋友温存的时候,被夺命连环call喊去加班,一群人挥汗如雨地忙活到了晚上,才拯救回彻底瘫痪了的微博,从此他们深深记住了白宇和朱一龙的名字。


 


 

评论
热度(1840)
  1. 默至至rn江小蓠 转载了此文字  到 llllern

© thefloatinglif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