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floatinglife

(˶‾᷄ ⁻̫ ‾᷅˵)主要探索平行世界的各种可能性

记一次旁观者的真情实感

何谢:



先推荐两个我同学看哭了的视频……我真的惊了……

av37367765【你是我明目张胆的偏袒,你是我众所周知的私心】

av30996920【这可能是最甜的一个白居视频】




















真事,真事,真事。

俗话说的好,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我同学是个挺大大咧咧的姑娘,没混过粉圈,小三只的路人粉+颜粉,失过恋,说着不在意但有人提到前任就炸毛,现在友情赞助我的老福特封面,给出了一张最有网红感的照片。

她的看剧品味我大概了解,属于傻白甜无脑系列,所以一开始卖的安利是龙哥的《许你浮生若梦》,追完这个才去看到镇魂,顺便和我一起骂完许你编剧的八辈祖宗。她特别喜欢罗浮生的造型,那一阶段我拿哪张龙哥美图给她看,她都口误喊成生哥,每天犯花痴犯得做梦都能梦到生哥……

成吧,纯粉预定?

然后给她安利《镇魂》。

她激动得一拍床铺,哎妈,这不是曹光吗?

我点点头。

因为当时不清楚她对于原著耽美的接受程度,我没说这是耽改兄弟情网剧。我看剧等于自带有声弹幕,边看边吐槽,她就喜欢跟我一起追剧,追许你的时候我话多,但刚开始补镇魂时我就比较沉默。

第一集看到巍澜窗台相望的时候,她使劲掐我胳膊,满脸的不可置信。

她问我,什么情况??这什么眼神???

我老实回答,是重逢的喜悦。

她继续问,他们重逢前啥关系?

我老实回答,兄弟呀。

她不死心打出直球,你放屁,这特么都想把人衣服扒了。

我是老实人,和盘托出呗。

当时她也只是感叹,难为两位哥哥了,在如此严峻的审核过后还原原著的感情,不容易。

补完镇魂她依然和我一起问候镇魂编剧的老母亲,只不过花痴对象换成了黑袍哥哥,偶尔对着一些龙哥的西装照喊沈教授,早上不想出操就念叨黑袍大人快下雨,我只能告诉她,黑袍不管风雨雷电,她噘着嘴嘟囔大猪蹄子心里只有小澜孩。

我想卖双人安利,奈何天公不作美,那一阵子综艺上常见龙哥,但除了快本白菜就没出席,只有采访、广告和走红毯,她没耐心听采访,最终变成了龙哥的路人粉。那阵子我是双担,RPS摇摆不定,第九空间只敢以性转和换名字偷偷摸摸的搞。虽然晓得老福特上是圈地自萌可以放心大胆磕,但至今没有直接写出两位哥哥的故事。

把我踹进坑的是幻乐之城上龙哥的表演,拉着她一起欣赏,她却不明白我看见红玫瑰时一蹦三丈高的心情,即使她在我的耳濡目染下知道玫瑰花根和芒果椰子毛猴梗,却不会联想到其他什么的。所以磕上朱白后,我没有再同她细说什么933和衣服首饰的青藏高原,只是做个纯臣安利美图新剧新广告,她如果发现诡异的相同之处,都被我用“巧合”“兄弟间感情好”给搪塞过去。

我不能毁了哥哥们的未来可期呀。

除了微信头像和老福特,基本没暴露我磕RPS的事实,因为家人同学不了解,同学中了解的就当没看见,相安无事。偶尔在谈论易烊千玺张艺兴权志龙里插句芒果椰子猴了解一下,大家笑笑闹闹,都挺开心的。

看跨年晚会,她给我发微信,说小公爷好帅。

我知道,她又犯花痴啦,移情别恋小公爷。

班里镇魂女孩少,总共两位,我是其一,另一位变成龙哥纯粉,对白菜还是很友好,有人黑白菜,也要生气并去维护的,毕竟都是因为镇魂相识,不曾区别对待过谁。我跟这位谈过933和撞衣柜,纯粉girl相信两位的友情,不磕真人,如若有情便祝福,如若各自圆满便心甘情愿的接受结局,理智得令我感动。不过有心人出动搞两位哥哥和镇魂女孩的时候,纯粉girl就像是吃了火药,意大利炮对准敌人,整个自习都在跟看不清事实的人刚,刚的面红耳赤口水飞天,回头不忘提醒我给镇魂投票……

直到今天,我沙雕的脑子一抽风,给同学看b站上朱白的剪辑,就是开头那俩AV号的视频。她刚开始不甚在意地跟着歌唱,随便看看画面,渐渐地,她使劲儿摇着我胳膊,尖叫道,好甜呀,这是什么绝美爱情!!!

哦豁,我是不是打开了人家新世界的大门?

我就又开始瞎扯,哎呀,这都是剪辑,单独拎出来,假的啦。

她严肃地摇摇头,不,爱一个人也许说不出口,但眼睛会出卖他。

我没屁话了,解释个球。

朱一龙先生,您真的应该好好反省一下自己的眼神是不是太……人家都直接从路人粉进化成CP粉了……

旁边凑热闹的室友一看视频,说,别反驳了,我看他俩绝对不是兄弟那么单纯的关系。

成吧,恭喜两位哥哥又提CP粉?

室友们叽叽喳喳,那个说靠太近了,这个说大男人娇羞简直可疑,甚至讨论起攻受……朱白压倒性地胜利,即使我压根没讲龙哥举铁的事儿。

阿门。小白菜啊,还想白朱?白朱是不可能的。

她突然就哭了,在我们热烈吐槽那些坦荡眼神和隐晦爱意的时候。

我就很方,问她哭什么。

她说,他们还是分开了,不再见了,为什么不能在一起啊?我现在能不能给他们寄结婚证?

室友1补刀,国家不允许,你做梦呢!

室友2补刀,你看看张国荣和乔任梁!

室友3补刀,一人一个唾沫星子都能淹死你,网络暴力懂不懂?

她哭得更厉害了,眼睛肉眼可见地肿起来。

我开始跟她讲933,讲能梦见你是我过人之处,讲杀不了青了,讲你不会唱的歌我来唱,讲居A龙索要芭莎拍摄时的项链,讲跨年白宇唱了朱一龙最近听的歌……

她终于破涕为笑,说,你喜欢的两个哥哥真了不起,怕是以后要磕成三高。

她还说,担心白宇的腰,朱一龙的独占欲不是一般都高。

她最后说,希望他们都好好的,虽然还是想看他们在一起,特别是一起参加情侣组团旅游的节目。

要么庸俗,要么孤独,人生而自由,却无往不在枷锁中。

还好,我们相遇了,朱白相遇了❤









评论(1)
热度(428)
  1. 月下西山thefloatinglife 转载了此文字
  2. thefloatinglife何谢 转载了此文字

© thefloatinglif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