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floatinglife

分则各自为王,合则婚礼现场

【白宇/朱一龙】欲与念 第十三章

鉴于最近发生的“风浪”,我决定与时俱进,写小说也要结合时事的嘛。请大家欣赏~


*冷圈养老,勿上升真人*





第十三章




导语




“我承认这种生活的社会价值,我也看到它井然有序的幸福,但是,我的血液里有一种强烈的冲动,渴望一种桀骜不驯的旅程。这样的安逸总让我惊惧。我的心渴望更加惊险的生活。只要我能有所改变——改变和不可预知的冒险,我将踏上嶙峋怪石,哪怕激流险滩。”








白宇从十几岁开始就一直喜欢极限运动,他笃信,极限能让人忘却生死。


二十岁大二,他独自一人去尼泊尔博卡拉,见到悬崖上一跃而下、直上云霄的滑翔伞,心里喜欢,这以后便趁着假期学习滑翔飞行,考取了滑翔伞教练证书。




为什么不是普通证书,而非得花费一番心血,冒着危险,拿到教练证书呢?


因为那时候,他想有一天,找到一个人,他想要带这个人冲向蓝天,自由翱翔。




Z城影视基地。几个演员在拍戏间隙嗑瓜子聊天。白宇蹲在地上给龙哥发微信,都是他在片场抓拍的那些搞怪瞬间,龙哥大概在上课,一直没回他。




“宇哥,上次在大马拍戏,江导说你滑翔伞玩得太专业了是不是?哈哈哈,一点儿也演不出门外汉的感觉。话说你好好的学这个干嘛呀?”一个小演员忽然说起这话题,引得周围的几个人也起了好奇心。




于是,白宇就把自己的初心跟这些好奇宝宝解释了一遍。




“哇,好浪漫哦!”那小演员还是个初出茅庐的小姑娘,听说有这样一段心思,两眼冒心, 整个人都兴奋起来,接着问:“那,宇哥,那个人你找到了吗?”




“哈哈,这个嘛,留个悬念。”白宇狡黠一笑,小演员和其他几个人都是一脸八卦,七嘴八舌地说什么“一定是女神”, “萌妹子”,“高岭之花”,“不,宇哥应该喜欢知性的,知性美人”…




白宇在心里偷笑:终于有一个说对了,就是知性美人。




“宇哥,啥时候把嫂子带过来给我们认识认识呗,大家都在一起快半年了,总没见你带出来过。”




“就是嘛,就是嘛。”




众人起哄,白宇其实也很想把自家龙哥介绍给所有人认识,让所有人知道,这么好的一个人是他白宇的爱人,但他很清楚,目前的自己,还没有能力让自己和龙哥深陷漩涡之后全身而退。做人,还是要量力而行。




于是他对充满期待的众人说:“我那位不是圈内的,他特别害羞,平时也不爱出门,大家多包涵吧,哈哈哈哈哈。”




那小演员大概是对白宇也有些想法的,而且年纪小还不懂掩饰,带些酸味地说:“什么样的女生让宇哥你金屋藏娇紧张成这样啊,真是有福气哦。”




白宇也不辩解,低头一笑,正好这时候导演让大家回去拍戏了,所有人随即向片场走去。




这一场戏,是白宇饰演的翟明亮和艺术学院他暗恋的女神之间的对手戏。


翟明亮在马来西亚完成的一幅画作得到了导师赏识,送去“当代青年艺术家画展”拿了一个银奖,又被一个收藏家以八万元买下,那真是翟明亮大学生涯的高光时刻了。




女神叫柳思思,人长得盘靓条顺,说话柔声细语的。美术系大四的学生,比翟高两级,是学院里公认的校花,不仅样貌好看,还是学校各大社团的活跃分子,这次作为校报记者采访翟明亮。




翟明亮略低着头,不敢看女神的杏眼桃腮。事实上,他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也不要让这样卑微、丑陋的自己出现在美人面前。他并不知道,自己低眉顺眼,局促不安的样子,在见惯了油滑老练的男人的柳思思眼里,尚有几分可爱,女人的直觉让她对他有些微的怜悯。她也听说了,这个男生,每逢她出席的社团活动,一有空就会来围观,久而久之,大家都知道了,翟是她的头号粉丝。




“大家晚上好,我是首都艺术学院新艺报的记者柳思思,今天我们的校园新星栏目要采访的是美术系零八级的翟明亮同学,他在前不久的第十届青年艺术画展获得青年艺术银奖,他的作品也被著名收藏家景怡然先生以八万人民币购买,现收藏于景先生经营的行云画廊。”(此处画面切换到颁奖现场景怡然与翟明亮共同举起那幅名为“进退两难”的画作,翟明亮略微咧着嘴,露出一个不知所措的微笑)




本校美术系的黎军教授对这幅作品的评价是,虽然线条色彩尚有青涩之处,但画面充满活力,给人的感官带来一种魔幻般的享受。




那么今天,我想问一下我们这次采访的主角,翟明亮同学,你这次创作的灵感来源于何处呢?”




女神笑吟吟地看着他,这是她第一次离他这么近、这么近,老天爷,他的眼睛不敢看她,他的心快要跳出来,他的耳朵和脖颈如同灼烧一般。




“翟同学?可否请你谈一谈呢?”柳思思重复了一下,她心里已经彻底明白,这个男孩儿对她是怎样一种感情了,怜悯之余,不由得升起了小小的邪念……




“我、我”翟明亮嗫嚅着,说,“那是我,心里的幻想,在画布上的投影,我的心里,有一只老虎…”




柳思思听了有点想笑,都什么跟什么呀,于是她顺便买弄了一下自己的文采,说:“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心有猛虎,细嗅蔷薇”吧,看来艺术家都有自己独特的心灵…”




翟明亮在她说话的时候,低着头,不想去看镜头,他的手搓着牛仔裤上的破洞,他还是想藏起来,他的人,他的画,都是不适合公之于众的,那一切,都来自于,他心中深深的恐惧啊。




“卡!”导演让这一条过去了,这次拍得很顺利,江慧远不由得对白宇愈加赏识起来,心想朱一龙这次帮他选角色真有大功劳,这样一个好苗子。让一个正常人,更别说是一个阳光坦荡的人,饰演一个焦虑恐惧、畏畏缩缩的心理异常者,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更何况要演出他在心上人面前丰富的情感变化。




“白宇,这次的感觉非常准确,你进步很大呀。”江慧远忍不住走过去拍了一下白宇的肩膀。




白宇还在角色里,被他拍了一下竟然跳开了,还惊恐地看了他一眼。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小子!真入戏了啊?”江慧远被他的反应逗乐了。




白宇终于反应过来,也跟着呵呵笑起来,说:“哎,江导谬赞了,那不都是您和朱老师调教得好,都是您二位的功劳。”




江慧远看白宇上进又谦逊,更是满意,说:“看来朱老师的确是你的好老师呀,改天咱们三个还有小杨,约出来吃个饭!我也好久没见一龙啦。”







白宇第一次被咖位这么大的导演夸赞,乐得合不拢嘴,一下戏换了身衣服就往Z大跑,想去接他龙哥回家。




这边厢朱一龙正忙着带学生做一个心理咨询课题—“叙述法对抑郁症的疗伤作用”,要整理分析这次门诊遇到的抑郁症患者的叙述,下午四五点了本来很困,停药后略好了一点,此时喝咖啡强打精神,正和学生讨论病例。




白宇敲门,开门的恰是认识他的一个学生,便开心地说:“宇哥又来找我们朱老师呀。”一面对办公室里的朱一龙说:“老师,是白宇哥哥!”




朱一龙一抬眼,见白宇活泼泼地站在门口,自己也不由得眉开眼笑,连忙招呼学生:“小廖,你给白宇倒杯茶。”




白宇大步走向朱一龙身边,就在他办公椅旁的沙发上坐下来,喝着茶听他们师生讨论。




“老师,我这边接的是一个性侵案受害者,这个高中女生在东方培训学校学习期间被男同学强暴后除了法庭上自述案情,一直拒绝和家人沟通,前段时间抑郁症确诊了,她的家人态度是很好很配合的,但她昨天来我们中心咨询的时候,说的也很少,所以我这边对她的叙述没什么记录…”




白宇听到性侵、抑郁症这几个字眼,心里警觉了一下,下意识就去看他龙哥的反应,只见朱一龙仍旧是上身略微前倾,表情平静,时而点头,十分耐心地听学生的汇报。反而是白宇,心里一抽一抽的,一想到哥哥这么多年要遇到这类与他自身遭遇相似的案子,自己不知有多痛,还要从这滴血的痛楚中提取生命的热力来温暖他的病人。他心里又爱又恨,爱的是龙哥心志之刚强,恨的是他并不晓得爱惜自己,有什么不顺心的,都是自己消化,那要他这个男朋友何用呢?所幸近段时间这种情况稍有改善,哥哥在他身边总算话多了一些。




“这种情况我们只能通过问题来引导,看她有没有什么心结。这个事情里面,她家人的态度很好,那么她的同学、老师还有其他关系近的人呢,青春期的女孩子遭遇这样的事,引导不好是会影响一生的,你把这个病人转给我吧。”朱一龙合上学生给他的档案本。




那个学生忽然想起来,说:“对了老师,女生及家人认为东方培训学校对此事是有责任的,但是校领导至今没有给出明确答复,会不会对病人有影响?”




朱一龙听了马上重新打开档案本记录下来,“你提供的这个信息很重要,有必要的话我们也可以出面和校方沟通。今天先到这儿吧,你们可以回去了。”




等学生陆续离开后,白宇立即走上前抱住他哥哥,在他颊上亲了一口,看他哥连脸带耳朵都红了才满意一笑,头埋在朱一龙肩上,说:“哥哥,可想你了。”




朱一龙因为是在办公室里总觉得不自在,他又不像白宇在哪儿都放得开,于是小小地挣了一下,没挣开,急道:“白宇,你先放开,这万一有人进来怎么办?”




“两天没见了,不放。”白宇还想撒娇,朱一龙使了点力气推开他,不然怎么说好的不灵坏的灵呢,两人刚分开一点距离,就有人推门探头进来,原来是个慌张的学生,难为情地说:“老师不好意思,水杯忘在您这儿了。”




朱一龙迅速调整了一下表情和气息,说:“嗯,你进来拿吧。”




“好嘞。”学生拿起茶几上的水杯,又向白宇和朱一龙说:“老师再见!白宇哥哥再见!”这才离开。




白宇听学生走远了,仰头无声大笑,朱一龙用略带责备的眼神看他,然后无奈地摇摇头。




走在Z大校园路上,朱一龙和他解释了一下,刚才几个学生都是他带的硕士生,快毕业了,在Z大心理诊所实习,都是将来有志于心理咨询行业的。




“龙哥,刚才听你说,为了那个受害的女生,要去和东方培训学校沟通,这种情况多吗?我看,这事情,不该是你出面啊,算额外工作量了吧?” 白宇想着刚才的事,总觉得有些困惑,要是每个心理咨询师都像他龙哥这么拼,那患者真是可以高枕无忧了。




“你说得也对,我可能越界了。但我总是想着,能做多少做多少,多做点也不怕,能帮到人就好了。我在Z市心理咨询圈子里有一些声望,如果我和他们交涉,说不定他们会给出一个说法。根据我以往的经验,抑郁症患者如果能打开心结,治愈率会提高很多。”朱一龙认真地说。




那你的心结又是什么呢?白宇默默在心里想。




面上却没有露出什么,只是开开心心地把今天导演夸他的事说了一遍,为了庆祝,决定请龙哥到Z市辣府吃火锅。




朱一龙一听乐了,说:“你不是不能吃辣吗?难道你让我,为了你,点鸳鸯锅?”




白宇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不是吧龙哥,你是我男朋友,却连为我点鸳鸯锅都做不到?你心里还有没有我?”




朱一龙脸红了,说:“你轻点声,这还没出学校呢。”




白宇左右看看,他俩走的这条路是学校花园的小径,这个点了估计学生都去了食堂,所以前后左右都没人,他大大咧咧地一笑,说:“实话说,哥哥,要不是现在没办法,我可真想,让全世界都知道,你是我白宇最疼的人。”




朱一龙很快地看白宇一眼,发现他一脸认真,而他自己,已经连耳朵脖子都红透了。







结果就是朱一龙为爱妥协,点了鸳鸯锅。


两人坐在餐馆包厢,座位旁是一条水渠,流水汩汩,十分别致,里面还养了红鲤鱼,没上菜的时候,朱一龙拿服务员给的鱼食逗那些鱼,而白宇觉得,看他龙哥露出的那些孩子气的表情也是极其有趣的,他就坐着静静欣赏。




吃火锅,白宇比较喜欢的一件事,是把自己涮好的菜,蘸了酱,亲手送进他龙哥嘴里。




“龙哥,来,吃个虾滑,看我“滑”的怎么样?”他用小勺子小心翼翼地捕捉住软嫩鲜香的虾滑,拿花生酱蘸好了,吹了吹,就要往他哥嘴里送。


朱一龙的脸被水蒸气蒸得越发白皙,他水雾濛濛的眼睛带着笑,很乖巧地张开嘴,舌尖先是探出来舔了一下味道,似乎颇感满意,遂舌头一卷将这块虾滑吃进去,嚼之更觉回味鲜美,看了白宇一眼,却发现他愣愣地瞧着自己,像是有些痴了。




他很是不解,小白这是神游天外?他想着自己也该回报一下,所以有样学样,舀了一片肥牛,说:“小白,你吃呀,来。”




白宇一口吃进去,嚼着,眼睛却看着他哥,好像他吃的不是牛肉,直到朱一龙不自在地说:“你干什么!”




“我什么也没干啊,哥哥。”白宇委屈。




“那你看着我,总看着,也不好好吃东西。”朱一龙觉得这大男孩是有些皮了,吃顿饭也不安生。




“想多看看你。总也看不够。”白宇一笑,乖乖低头吃起他的菜。







两人在古城区散步的时候,一轮圆月已经在城楼上方挂着,夜空深蓝清澈。




白宇和他龙哥并肩走着,来到一处荒废的庙宇,四处无人,虫声唧唧,真是秋夜的天籁了。




那庙前有石桌石凳,两人便坐下赏月。




朱一龙听着虫声,惘然道:“小白,其实我真不知道,我是不是做错了,引着你,走错路。”




白宇一把抓住朱一龙放在石桌上的手,“龙哥,你又在瞎想什么呢?怎么就走错路了,今天,江导还说,你是我的好老师呢。”




“呵。”朱一龙自嘲地一笑,“我今年三十三了,比你大了五岁。论理说,也是你的长辈了,却还是感情用事,享受着你对我的好,却没想过,我们这样,我是不是会耽误你一辈子。”




“龙哥,你实话告诉我,是不是有人,对你说什么了?还是你看到了什么?”白宇紧张得,站起来到他哥面前蹲下,看着月光下朱一龙鹿一样温驯的眼睛,嘴唇好像受了委屈一样抿着。




只见他龙哥不自然地扭过头不去看他,白宇知道一定有事了。




“哥哥,告诉我吧,求求你了。”白宇知道如果其他话没用,撒娇一定管用。




朱一龙被这大男孩搞得没办法,松了口,说:“我今天上微博了,有你的热搜。”




热搜?什么热搜?白宇一天没怎么上网,完全懵了,他迅速打开微博一看,只见他的热搜还挂在前三,#白宇陆佳佳车库热吻#。




“我的天!龙哥,这都一年前的事了,哪个媒体穷疯了拿这玩意儿出来蹭热度,哎,闹心。”白宇挠挠头,这都什么事儿啊,陈醋很好喝么?




“我看你跟她挺甜的,粉丝都说你俩般配。”朱一龙严肃地说。




白宇一脸无奈地刷着粉丝评论,看他们纷纷猜测白陆二人还在一起,而白宇和大导演江慧远合作的电影正在拍摄,自然引来不少粉丝和路人对这条热搜的瞩目。




“哥哥,你到底怎么想?这大半年我跟你在一起,去哪儿我都汇报行踪,你该不会以为我…”白宇着急地站起来,两手放在朱一龙肩上。




“我没有。”朱一龙赧然。他从没遇到过这种情况,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心神大乱,这种种情愫对他而言都是陌生的,但他还是想实话实说,把自己的想法说清楚,不管那是不是不合时宜,会伤了彼此的心,因为他总是觉得,人要时时有面对真相的勇气。




“我是想,男女夫妇,自古以来,是五伦应有之义,我已属异类,又把你拉下水。再说,这女孩子看起来,伶俐可爱,说话也温柔,抱起来一定也…”朱一龙真的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越说越离谱,但他无法再说了,因为白宇抱住他,偷了一个吻,封住他说话的嘴。




白宇放开他,坐到他身边,跟他挤在一处,搂住他的腰,说:“龙哥,你知道吗,今天我在片场拍戏,剧本里主角喜欢上的那个校花后来坑了他。那女人跟我前女友一个类型。”




朱一龙瞧了他一眼,说:“你以前都没跟我说这些。”




“哎,也是我的不对。只不过,娱乐圈待了几年,有些不干不净的事情实在太多了,总觉得跟你说,怕扰了你的清净。哥哥,你是个做学问的人,你不晓得,有时候人为了自己的利益,感情也可以拿来利用的。”白宇想起往事,略有些伤怀,叹了口气。




朱一龙安抚地摸摸他的手。他本来想摸头,但觉得那样太奇怪了,就收了手。




“没事的龙哥,我也想,趁现在和你交代清楚,好让你放心。”白宇说,“我以前年轻不懂事,和我爸朋友的那些儿子混一起玩,都是不成器的富二代,哎,我说了你会不会看不起我,龙哥?”白宇说到一半担忧地看了一眼朱一龙的脸色。




只见他龙哥还是神色柔和,耐心的样子就跟下午他听学生汇报一个样。


白宇暗暗吐了个槽,心想被自家哥哥当学生也没啥不好,接着说:“然后有一次就看见我前女友,我以前那几个哥们欺负她,灌她酒,我就把她救了。她从那时候开始就经常联系我,一来二去,就处了朋友。”




朱一龙点点头,觉得很合理,没什么不对的,甚至想,小白要是就那样和前女友一直处着,直到结婚生子,也没什么不好的,甚至好过认识自己,走上一条险路。




“后来我才知道,她原本就是那个圈子里的,我原来那几个哥们都认识她,她是演员,但也是…哎,说好听点,交际花,利用那些富二代的资源,在娱乐圈混得挺好的,其实,是我自以为是,还以为当了英雄,呵呵。”白宇回想过去,真觉得自己傻得很,可能人都是吃一堑长一智吧。




夜色已经有点深了,空气有些寒凉起来,白宇怕他哥冻着了,就建议两人先回去,有话在车里说。




于是白宇开车,朱一龙坐在副驾驶座上。




白宇像是打开了话匣子,继续说道:“我们处了四五年吧,总之,她挺能讨人喜欢的,我一直,哎,反正赚的钱都给她,是想着将来结婚的。”




说到结婚两字,朱一龙的心漏跳一拍,感到有些黯然。




“后来出了件蹊跷的事,就是我演了部剧,刚有点火起来,就被人爆了绯闻,狗仔拍到我在她家光着上身拉窗帘。其实吧,这也没啥,我是演员嘛,谈个恋爱也没什么,就是有点不爽隐私被暴露了。”




白宇把方向盘转了个弯,驶向成蹊路,也就是Z大附近的那条路,瞥见路灯下他龙哥还是一脸平静。




成蹊路上,出来觅食的大学生,男男女女,成双成对,好不热闹。这附近拐进去一条小路就是美食街。




白宇看着有些馋,说:“龙哥,要不我们下去买点吃的当明天早饭?”


朱一龙理智地制止了他:“别贪嘴,早上我做饭,外面的小吃不干净。”


白宇偷偷一笑,被人管着的感觉不错,“那我继续交代。”




朱一龙也忍不住笑了,“你不要搞得像被我抓奸了一样好嘛。”




“凡是让哥哥伤心了,那都是我的不对,必须说清楚,嘿嘿。”白宇一见龙哥高兴了就比什么都开心,“后来她经常闹着要我多陪她。我想拼事业,就没办法做到,可是我没想到,她会这样过头,竟然和剧组一个新人好上,还用我的卡给那人买东西,哎,龙哥,你知道我为啥不告诉你了吧,你说这多丢人啊。总之,后来就不能再相信她了呗。其实我这人,挺看得开的,就连最开始她混那个圈子的事情,我都可以不计较了,现在分了一年,又和你处了大半年,终于明白一个道理。”




“什么道理?”朱一龙这回接话很快,因为一直竖着耳朵听。




“真美人,在骨,在心,不在皮相。”白宇已经开到比较空的学院路了,快要达到朱一龙家的小区。




白宇很快侧头看了朱一龙一眼,那样难描难画的清雅俊美,偏生美而不自知,品性之善,心志之坚,自己何等有幸。




他俩已经开到地下车库,白宇把车停到他们公寓的停车位上,两人坐在车里,沉默少顷,朱一龙开口道:“可是,你和我在一起,前路坎坷,险不可测。”




白宇一笑,对上朱一龙的眼睛,说:“再险,还能比得上人心的险恶?”




“哥哥,你的真心,我接住了,前路再难,一起走还怕什么?”













































































































评论(9)
热度(54)

© thefloatinglif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