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floatinglife

分则各自为王,合则婚礼现场

淘宝,居然在卖这个…

白宇同学就是介么可爱...

Violaan:

曾经,某拍摄间隙....


工作人员:“你拍这部戏的时候是不是特别辛苦,我看那个片花很苦的样子”


然后白宇同学一本正经的说了同组演员的一场很苦的戏


工作人员:“啊...那真的很苦,那你,这部戏比较叫你觉得很苦的时候....”


白宇同学:“那不一样么,大家都为一部作品努力的。”


多可爱的人哇 


啊还有一个悄可爱的花絮,白宇哥哥自己cue自己是灵魂歌手,结果自信满满把自己的拿手歌曲唱劈叉了,结果现场全部爆笑....


然后工作人员补刀说“白宇你何苦自己坑自己”


反正我身边我认识的和我接触...

Carol一朵耀眼的逗比:

大家品品,龙哥眼神的区别

坤崽子keke:

他死死咬着嘴唇
不敢眨一下眼睛
控制着自己即将喷薄而出的眼泪
压抑着自己澎湃的心情
拼命咽下的所有冷暖自知
他这个样子,
真让人心疼......
朱一龙,谢谢你没有放弃你
朱一龙,谢谢你成为了你自己
朱一龙,谢谢带给我们的你

思想导读:

当你能够享受自己的独立个体的生活时,你就自由了,你就释放掉对他人的依赖。
如果你希望获得别人的注意,相对的也必须付出代价,这是一种束缚,你愈是要求别人注意你,你就愈是变成一种东西和商品——你在销售自己,希望别人采买你。
——奥修

PAPERLEE66:

《家宴》——《信中国》——《国剧盛典》


王刚老师与朱一龙先生


2012年的今天,龙哥发了一条微博,是在拍摄《家宴》。


“爸,我觉得我长大了。”——“冯豆子”朱一龙


六年时光,见证了朱一龙从最初的默默无名到如今的拨云见日。


他这六年走过的路,演过的角色,承受过的压力,拍戏受过的伤……所有的一切,无论好坏,都给予了他更多的内在力量,帮助他一步一步走向更好的未来。


龙哥,加油!🤣


我们会一直在!❤️💪🏻


一些话

写得很好

寺岛树书:

中学时候我在网上认识一个女孩子,小我一岁,家境极好,今年到法国读工程。应当说她是第一个让我感知到,原来不是所有中学都像我们那样狼狈的人。


我高三那年她高二,课程已经很少,她同我讲她们一届三百多人,参加高考只有几十个。我从初中开始放学一直是在八点过后,她非常惊讶,因为她上到高二,放学最晚是六点。我看到她发来的消息的时候,靠在卧室的窗帘上,光线昏暗,我几乎是滑稽地回信息让她不要胡说。


后来我知道她初中开始学法语,高一到法交流,高二笔试面试通过就直接出国。她喜欢日语,高二那年考过了n2和b2,她中学时代结束的时候,英法日语已经都可以无障碍交流。我同...

入庭无香:

找不到学习和写文的状态。再次冒险闲聊。



曾经我很羡慕一位太太(?)她不是写文的。

我那个时候觉得她好厉害啊会一只手都数不过来的多国语言,会编程会做实验会翻译游戏。

后来我渐渐就失去这种单纯的喜欢了……像条咸鱼一样发出“她好有钱啊,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人民币的光芒啊”的声音。

思想也从“我也要努力啦”退化成“有了钱是不是会离梦想近一些”



我真不是嫉妒。只是当我发现有钱人可以少努力一些的时候,对于这样的星星就崇拜不起来了。



转而开始迷恋那些从淤泥中开放起来的花朵。也可能是因为我现在的心境需要一个这样的偶像来支撑自己吧。

Don’t go gently into the night;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light

思想导读:

成功的反面并不是失败,不是突如其来的空虚,而是提供给你一种还不赖的生活。
差不多的繁忙程度、差不多的生活形态、差不多的高朋满座。
只不过,日复一日的生活,渐渐,渐渐散发出一股酸腐的气味。
和你厮混的人也越来越模糊和不体面。 仿佛是泳池的水,被慢慢抽干,最后只剩下池底枯黄的落叶。
起初你毫无察觉,后来你假装没有察觉,最后你接受自己已沦为二流的事实。
——蒋方舟

1 / 19

© thefloatinglife | Powered by LOFTER